一言不合撒孜然|ω・)و ̑̑(开学长弧,但我会一直在!)

镇魂女鬼+小笼包+小宇宙
魔道祖师
小白鸽
墙头一堆,非常佛,博爱粉
只会看不会写也不会画的废物

是暗恋!


居北搞事专用:

能喜欢各位神仙太太真是太好了。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值得

第二时空:

我们剧粉有姓名了😭😭😭

好开心


这个夏天,值得

就……神奇……

S-月夜:

 @semiquaver 😭想到了太太的合久必婚

文盲也要爱他们!

这这这就是我没错了!!
没错,这个夏天永远在我们心里
而且还有更多、更美的夏天
我们一起!

花乔浅浅:

因为喜欢上了两个那么优秀的人,所以哪怕是假期也总是害怕自己会延迟追星,会错过好多的糖。


毕竟,我家CP全世界第一甜!


没有萌白居之前,从来不曾想过,会有哪对正主会这么甜,这么勇敢,这么青藏高缘,这么匠心独韵,这么通透豁达,这么……让人头秃。




每次都跟小伙伴在私下吐槽:我们可能是最差劲的一届cpf。


论发糖比不上正主;论脑洞比不上黑子;论真情实感比不上毒唯/纯粉……


额,这个,好像还蛮丢脸的……【捂脸】




喜欢上白居之后,总觉得自己很差劲。


论文笔,写不出他们十分之一的美好;


论彩虹屁,却永远只会啊啊啊啊;


论写文,我所写下的情节永远甜不过正主;


论分析,永远比不上那些分析帝的大大们;


论绘画,我只能说我是灵魂画手;


论沙雕……我好像也不够沙雕。


论才华,尤其是《丑》以后,我总觉得我是个文盲。




所以,怎么办呢?


总想要为爱发电,为爱秃头,但现实逼得我总是想扔笔,想躺平吃粮就好了。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他们,有让我词穷的颜值、身材、声音;


他们,有让我“一眼万年”“又哭又笑”的演技;


他们,有让我一秒变身少女心的默契和气场;


他们,有让我深深敬佩的人生态度和对事业的敬畏心;


他们,有让我每天想要变得更好一点的动力;


他们,有让我看到他们就“嘴角疯狂上扬”的魔力;


他们,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哪怕他们让我为爱秃头,自我认定文盲


但他们依然有让我,每天更爱他们一点的魅力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想要全世界对你们温柔以待


想要用最美的文字去描绘你们


想要用全部的真心去保护你们


想要让你们知道:




这个夏天永远在我心里,


我们还会陪着你们走过:


更多、更美的夏天。




居老师、北老师:


好爱你们啊!


能喜欢上你们,真是我最骄傲的事❤






你将宇宙戴在领间


我便将银河星空穿在身上




白宇:龙哥,帅!


朱一龙:宇哥,最最帅!





在这普天同庆的喜庆节日里,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祝大家中秋快乐团圆,还有过年好!我们回家团圆了!我一定要纪念这时刻!我会一直在原地!我们赌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文字怎么跟我的心声一模一样,我看到这个消息,就只能说出我他妈啊啊啊啊啊雾草我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了😂

竹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即刻点播好日子


我他妈

我他妈

我在做梦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好的中秋礼物了

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疯了

我要疯了

我要癫狂了

我他妈半夜笑醒

我他妈茶饭不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他妈的回来了

我的天啊

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欢迎回家啊镇魂女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精神衰弱了

我死了

我睡不着觉了

我吃不下饭了

我呼吸不动了

我我我我我我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要百刷

我要每天对着手机屏幕癫狂

我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封破了!镇魂回来了!我们回家了!!!!

human水母PL600:

今日碎碎念
我有一些话想对首页的太太们说
不是我不喜欢太太的作品 是我无法表达出来我动荡的内心

还是带着tag发一遍……

素以研:

RPS圈和其他圈不太一样,所以也有很多的规矩和禁忌……以我搞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也就稍微说一下下我深刻记住的,公认的几条。





一:RPS CP的tag和演员本人tag不要一起带;和二次元CP不一样,演员tag只是专注本人,CP的tag便是专注CP。这就像到纯粉那里一个劲儿说CP怎么怎么好一样,纯粉觉得恶心,对CP和你自己的影响也是负面。


二:RPS CP的tag和角色CP的tag不要一起带;很多吃角色CP并不一定吃RPS,并且RPS和角色CP并没什么关系,张三李四一样的没关系。(PS:角色和RPS在同一篇文章里除外。)


三:敏/感题材(如吸/毒,死亡,恶意ooc等),本人黑料,不要在文里出现;很多时候有一些十分敏感的梗可能会让文手灵感迸发,但最好、最好、最好不要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个,你总在别人敏感带上戳,人家高/潮可全是你的责任。




其他就没什么了,和二次元CP一样。


至于那些什么ABA能不能标注AB和BA的tag、衍生要打什么tag……就不在这里的讨论范围内,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白朱] 银河序言

这个真好

红泥小火炉:

白宇×朱一龙


勿上升


  


  


  


  


“他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他点了一根烟,架在冰峰易拉罐上面。小巷子里的牛肉面馆一到正午就很喧闹,小屋子里尽是蒸笼一般的热汽,他在店主纯正的西安话吆喝里顿了顿,笑着说,“我们星座都是特别燥的,身边人也都很闹,还没怎么见过他这样儿的。真的很无趣。”


    


朋友低头啜了一口面汤,把葱花撇到一边,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


     


“这事儿怎么说呢。”他想了一下,将一次性木筷扯开,无意识地拔着上面的木刺,“我们刚进组那会儿,你知道吧,他晚了好多天才来。我从化妆间看见他的,整个一没睡醒的样子,也没戴眼镜,被人领到镜子前的。”    


“看见我还愣了一下,可傻了那个表情。冲我点了点头,我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接,就也冲他点点头,和二傻子似的,发型师给我烫刘海呢,差点儿把夹子夹歪了,拍了我脖子一下,”他比划着自己的脖子,“我哎哟了一声,然后他就笑了。唉真挺好看的。虽然颜值上我和他不是一道儿的,但,啧。”


     


老板把面放到他跟前,上面铺了一层牛肉,他翻了翻,把肉片压到汤里,把面搅散。


   


“我一开始叫他龙哥,他笑得很客气,想了半天没想好叫我什么,就叫我白宇,字正腔圆,和我之前上大学时那广播站主持似的。”他有模有样地拉着长腔学着。


   


“后来我逗他玩儿,叫他哥哥。也不能说是逗他,毕竟他真的比我大。”他说到这儿表情有点儿得意,“看不出来吧,我一开始以为最多同龄,谁知道呢。遮住他全脸只露出个眼睛看我一眼,我都敢说他十六。”


    


“当时我们拍摄的那地儿,距离卫生间特别远。骑车又不太好,走着又太慢,他就买了个代步车。你见过我那辆吧?和我那个差不多,我看他买才买的。”


   


他拨了下烟蒂,整颗烟掉进易拉罐里,刺啦一声,饮料气泡破碎,火星熄灭在里面。


   


“他这人刚进的时候补了几个单人镜头,我就找他玩儿,但又没什么理由。不是我装逼,现在咱这个岁数交个朋友太难了,又是这个圈子里的,干什么都得找个理由,还得合适,要不搞得和别有用心似的。”


    


“我当时用代步车的借口找他,有时候找他打牌,有时候找他对词,就那几句词也没什么可对的。”他想起这个之后又笑了,“但就是图一乐子你明白吗。他脾气好得不行,你逗他一天也不见发火。有时候还反应不过来,特别好玩儿。说要对词就真的对,几十遍也没说累。”


   


“哦那个代步车,一开始他还借我,混熟了就老是假模假样地说不借,我喊他哥哥也没用。”


   


“他脸皮薄,估计大家都叫他龙哥,还没几个人喊过他哥哥,我一叫他哥哥首先居心就成问题了,当然他也没意识到这点。我第一回叫他哥哥的时候,是让他去拍戏,有个双人戏份。我叫了他一声,他没反应,还回头找了老半天,问我你叫谁呢。”他乐了,“瞎子都看出来,他耳朵红了一片。装傻呢这是。”


   


“道具组给我买了一大堆棒棒糖,那剧拍完我都快蛀牙了。有个棒棒糖特别酸,酸到倒牙。他不怎么吃糖,我有回哄他吃了一根,后来一见我拎着棒棒糖袋子就瞪我。”


   


“他不借我代步车之后,我就假装生气说自己买一辆。实际上我好几天前就下单了,但拍摄场地实在是太过鸟不拉屎,一直送不到货。他还真以为我生气了,大半夜下了戏去找我一块回宾馆,那模样小心翼翼的,脚底下有层薄冰都踩不破。”


   


“我哪能生气啊,我根本没生气。哎总有这么一种人,自己不生气也就算了,让别人也生不起气来。我刚说他眼神也就十六,你说一十六的孩子又干净又无辜地看你一眼,你还生哪门子气啊。我说我走回宾馆你还跟呢,他还特认真地思考半天,说是不是有点远啊。”


   


“操,”他笑的肩膀直抖,“当时差点笑死我。”


   


“他这人酒量不行,也过敏。我当时在宾馆囤了一小冰箱的啤酒,提神用的。我之前不知道他有这事儿,结果看他喝了才不到半罐就上脸了,把我吓的,又拿毛巾又擦他脸,他还说没事儿。哎可惜了不喝酒,那焦点都对不上,整个都懵的。”


   


“我那个代步车到了之后,就干脆和他一块玩代步车。我这人,是吧,学习能力比较快,没一上午就玩透了。”他说到这里停下了,开始解决那碗面。


   


朋友催他,然后呢。


   


“哪有然后。”他含含糊糊地说,“后来的事儿可多了呢。”


   


“我上手之后,整个片场都不够我们俩折腾的。主要是我。我老是拉他用代步车玩杂技。”


  


“他不太敢玩,对这玩意儿没什么胜负欲,所以技术直到现在也就那样。我有回找他比蹲下,这个你看过视频?其实那视频是最开始的。”


  


“后来还有几次,我们俩晚上在一边玩,当时拍群戏嘛,与我们没什么大关系。旁边连个人都没有。我说哥哥咱再玩蹲下吧。”


   


“他一开始不同意,觉得可幼稚了。什么幼稚不幼稚的,是因为他不会才瞎找借口。”他不屑地撇了撇嘴,“有时候他比我幼稚多了,我都不想说他。”


   


“这人脾气好嘛,我就在他身边兜圈子,实在没办法就答应了。我先蹲下的,他从前面过来,到我面前,只能弯腰,膝盖一弯就没平衡了。”


   


“他当时差点摔了,扶我肩膀才站稳,认真研究我是怎么蹲下的,不瞒你说,当时我就穿了个半袖,他一凑过来,我和个纯情小少男似的,恨不得蹭一下子从脸上红到后脚跟。毕竟天黑,也看不太出来,一口气没上来我就差点栽他怀里了。”他边说边摇头,“丢人丢大发了,白活了二十多年。”


    


“其实都是水到渠成,明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着,他弯下腰,还扶着我的肩,我就正好那么一抬头。”


   


饭馆里的老式风扇还在转着,吱呀的摩擦声与蝉鸣混杂在一起。他把纸巾盒拖过来,擦了擦汗。


    


“就正好亲了他一下。”他想了想,纠正,“也不能说一下吧。他没躲,眼睛睁得可大,我就艺高人胆大的舔了舔。当时他被化妆师涂了一层唇膏,可能是橙子味的吧,还是草莓,记不清了,谁还管那个。”


   


“他反应过来后想往后撤,结果根本不稳,试了试就放弃了。”他笑了,“到最后自暴自弃,都 闭上眼了。你说这份上我不亲还有道理吗?挺好的一人,哪里都挺好,亲上去也是特别柔软的。”


    


“也没人看见我们,都忙着搭景呢。而且他弯着腰,我蹲着,挡了个严严实实。”


    


“他别扭了两三天吧也就。正好也没他戏份,就猫宾馆里了。过了几天看见他,他就像想开了一样,也没什么别的表情。”


   


“下了戏我和他去洗手间,棚里特别热,起码比现在还热好几度。我们俩用凉水洗了把脸。”


   


“我问他,再亲一个行不行。我在说之前心里还婉转了好几千遍,连表白啊圆场的话都想好了。结果他一个直球过来把我打懵了。”


    


“他眨了眨眼睛问我,什么时候?”


   


“我当时就傻了,我说什么时候啊,还得看黄历吗。要不等我脸上水干了行吗哥哥。”


   


“然后他就直接亲过来了。还是湿哒哒的,没戴眼镜,睫毛是真的长。”


    


“那就现在吧,他当时说。我就懵了那一秒钟,这事儿我哪能服别人啊,先发制人的后来都喘不上气了。”


    


他吃完最后一口面,站起身,和朋友走出去。


    


外面是干燥的夏天,太阳的光线直直砸在地面上,他眯着眼看了看天,忽然笑得特别开心。


   


“他懂就懂吧,连说都让我不用说了,我那堆表白的话一句也没用上。”


     


“他是不是特别无趣啊。”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