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撒孜然|ω・)و ̑̑

镇魂女鬼+小笼包+小宇宙
魔道祖师
小白鸽
墙头一堆,非常佛,博爱粉
只会看不会写也不会画的废物

human水母PL600:

今日碎碎念
我有一些话想对首页的太太们说
不是我不喜欢太太的作品 是我无法表达出来我动荡的内心

还是带着tag发一遍……

素以研:

RPS圈和其他圈不太一样,所以也有很多的规矩和禁忌……以我搞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也就稍微说一下下我深刻记住的,公认的几条。





一:RPS CP的tag和演员本人tag不要一起带;和二次元CP不一样,演员tag只是专注本人,CP的tag便是专注CP。这就像到纯粉那里一个劲儿说CP怎么怎么好一样,纯粉觉得恶心,对CP和你自己的影响也是负面。


二:RPS CP的tag和角色CP的tag不要一起带;很多吃角色CP并不一定吃RPS,并且RPS和角色CP并没什么关系,张三李四一样的没关系。(PS:角色和RPS在同一篇文章里除外。)


三:敏/感题材(如吸/毒,死亡,恶意ooc等),本人黑料,不要在文里出现;很多时候有一些十分敏感的梗可能会让文手灵感迸发,但最好、最好、最好不要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个,你总在别人敏感带上戳,人家高/潮可全是你的责任。




其他就没什么了,和二次元CP一样。


至于那些什么ABA能不能标注AB和BA的tag、衍生要打什么tag……就不在这里的讨论范围内,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白朱] 银河序言

这个真好

红泥小火炉:

白宇×朱一龙


勿上升


  


  


  


  


“他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他点了一根烟,架在冰峰易拉罐上面。小巷子里的牛肉面馆一到正午就很喧闹,小屋子里尽是蒸笼一般的热汽,他在店主纯正的西安话吆喝里顿了顿,笑着说,“我们星座都是特别燥的,身边人也都很闹,还没怎么见过他这样儿的。真的很无趣。”


    


朋友低头啜了一口面汤,把葱花撇到一边,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


     


“这事儿怎么说呢。”他想了一下,将一次性木筷扯开,无意识地拔着上面的木刺,“我们刚进组那会儿,你知道吧,他晚了好多天才来。我从化妆间看见他的,整个一没睡醒的样子,也没戴眼镜,被人领到镜子前的。”    


“看见我还愣了一下,可傻了那个表情。冲我点了点头,我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接,就也冲他点点头,和二傻子似的,发型师给我烫刘海呢,差点儿把夹子夹歪了,拍了我脖子一下,”他比划着自己的脖子,“我哎哟了一声,然后他就笑了。唉真挺好看的。虽然颜值上我和他不是一道儿的,但,啧。”


     


老板把面放到他跟前,上面铺了一层牛肉,他翻了翻,把肉片压到汤里,把面搅散。


   


“我一开始叫他龙哥,他笑得很客气,想了半天没想好叫我什么,就叫我白宇,字正腔圆,和我之前上大学时那广播站主持似的。”他有模有样地拉着长腔学着。


   


“后来我逗他玩儿,叫他哥哥。也不能说是逗他,毕竟他真的比我大。”他说到这儿表情有点儿得意,“看不出来吧,我一开始以为最多同龄,谁知道呢。遮住他全脸只露出个眼睛看我一眼,我都敢说他十六。”


    


“当时我们拍摄的那地儿,距离卫生间特别远。骑车又不太好,走着又太慢,他就买了个代步车。你见过我那辆吧?和我那个差不多,我看他买才买的。”


   


他拨了下烟蒂,整颗烟掉进易拉罐里,刺啦一声,饮料气泡破碎,火星熄灭在里面。


   


“他这人刚进的时候补了几个单人镜头,我就找他玩儿,但又没什么理由。不是我装逼,现在咱这个岁数交个朋友太难了,又是这个圈子里的,干什么都得找个理由,还得合适,要不搞得和别有用心似的。”


    


“我当时用代步车的借口找他,有时候找他打牌,有时候找他对词,就那几句词也没什么可对的。”他想起这个之后又笑了,“但就是图一乐子你明白吗。他脾气好得不行,你逗他一天也不见发火。有时候还反应不过来,特别好玩儿。说要对词就真的对,几十遍也没说累。”


   


“哦那个代步车,一开始他还借我,混熟了就老是假模假样地说不借,我喊他哥哥也没用。”


   


“他脸皮薄,估计大家都叫他龙哥,还没几个人喊过他哥哥,我一叫他哥哥首先居心就成问题了,当然他也没意识到这点。我第一回叫他哥哥的时候,是让他去拍戏,有个双人戏份。我叫了他一声,他没反应,还回头找了老半天,问我你叫谁呢。”他乐了,“瞎子都看出来,他耳朵红了一片。装傻呢这是。”


   


“道具组给我买了一大堆棒棒糖,那剧拍完我都快蛀牙了。有个棒棒糖特别酸,酸到倒牙。他不怎么吃糖,我有回哄他吃了一根,后来一见我拎着棒棒糖袋子就瞪我。”


   


“他不借我代步车之后,我就假装生气说自己买一辆。实际上我好几天前就下单了,但拍摄场地实在是太过鸟不拉屎,一直送不到货。他还真以为我生气了,大半夜下了戏去找我一块回宾馆,那模样小心翼翼的,脚底下有层薄冰都踩不破。”


   


“我哪能生气啊,我根本没生气。哎总有这么一种人,自己不生气也就算了,让别人也生不起气来。我刚说他眼神也就十六,你说一十六的孩子又干净又无辜地看你一眼,你还生哪门子气啊。我说我走回宾馆你还跟呢,他还特认真地思考半天,说是不是有点远啊。”


   


“操,”他笑的肩膀直抖,“当时差点笑死我。”


   


“他这人酒量不行,也过敏。我当时在宾馆囤了一小冰箱的啤酒,提神用的。我之前不知道他有这事儿,结果看他喝了才不到半罐就上脸了,把我吓的,又拿毛巾又擦他脸,他还说没事儿。哎可惜了不喝酒,那焦点都对不上,整个都懵的。”


   


“我那个代步车到了之后,就干脆和他一块玩代步车。我这人,是吧,学习能力比较快,没一上午就玩透了。”他说到这里停下了,开始解决那碗面。


   


朋友催他,然后呢。


   


“哪有然后。”他含含糊糊地说,“后来的事儿可多了呢。”


   


“我上手之后,整个片场都不够我们俩折腾的。主要是我。我老是拉他用代步车玩杂技。”


  


“他不太敢玩,对这玩意儿没什么胜负欲,所以技术直到现在也就那样。我有回找他比蹲下,这个你看过视频?其实那视频是最开始的。”


  


“后来还有几次,我们俩晚上在一边玩,当时拍群戏嘛,与我们没什么大关系。旁边连个人都没有。我说哥哥咱再玩蹲下吧。”


   


“他一开始不同意,觉得可幼稚了。什么幼稚不幼稚的,是因为他不会才瞎找借口。”他不屑地撇了撇嘴,“有时候他比我幼稚多了,我都不想说他。”


   


“这人脾气好嘛,我就在他身边兜圈子,实在没办法就答应了。我先蹲下的,他从前面过来,到我面前,只能弯腰,膝盖一弯就没平衡了。”


   


“他当时差点摔了,扶我肩膀才站稳,认真研究我是怎么蹲下的,不瞒你说,当时我就穿了个半袖,他一凑过来,我和个纯情小少男似的,恨不得蹭一下子从脸上红到后脚跟。毕竟天黑,也看不太出来,一口气没上来我就差点栽他怀里了。”他边说边摇头,“丢人丢大发了,白活了二十多年。”


    


“其实都是水到渠成,明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着,他弯下腰,还扶着我的肩,我就正好那么一抬头。”


   


饭馆里的老式风扇还在转着,吱呀的摩擦声与蝉鸣混杂在一起。他把纸巾盒拖过来,擦了擦汗。


    


“就正好亲了他一下。”他想了想,纠正,“也不能说一下吧。他没躲,眼睛睁得可大,我就艺高人胆大的舔了舔。当时他被化妆师涂了一层唇膏,可能是橙子味的吧,还是草莓,记不清了,谁还管那个。”


   


“他反应过来后想往后撤,结果根本不稳,试了试就放弃了。”他笑了,“到最后自暴自弃,都 闭上眼了。你说这份上我不亲还有道理吗?挺好的一人,哪里都挺好,亲上去也是特别柔软的。”


    


“也没人看见我们,都忙着搭景呢。而且他弯着腰,我蹲着,挡了个严严实实。”


    


“他别扭了两三天吧也就。正好也没他戏份,就猫宾馆里了。过了几天看见他,他就像想开了一样,也没什么别的表情。”


   


“下了戏我和他去洗手间,棚里特别热,起码比现在还热好几度。我们俩用凉水洗了把脸。”


   


“我问他,再亲一个行不行。我在说之前心里还婉转了好几千遍,连表白啊圆场的话都想好了。结果他一个直球过来把我打懵了。”


    


“他眨了眨眼睛问我,什么时候?”


   


“我当时就傻了,我说什么时候啊,还得看黄历吗。要不等我脸上水干了行吗哥哥。”


   


“然后他就直接亲过来了。还是湿哒哒的,没戴眼镜,睫毛是真的长。”


    


“那就现在吧,他当时说。我就懵了那一秒钟,这事儿我哪能服别人啊,先发制人的后来都喘不上气了。”


    


他吃完最后一口面,站起身,和朋友走出去。


    


外面是干燥的夏天,太阳的光线直直砸在地面上,他眯着眼看了看天,忽然笑得特别开心。


   


“他懂就懂吧,连说都让我不用说了,我那堆表白的话一句也没用上。”


     


“他是不是特别无趣啊。”


    


    


-FIN

一鸭大:

好想回到镇魂刚开播的时候,没有下架、没有屏蔽、没有撕逼,我的快乐源泉刚刚开始,我的快乐夏日还很长……

“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女鬼与镇魂,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愿巍澜眉眼如故,镇魂女鬼快乐如初。


买!

牛盲马晒客:

诚信印调,直接带图。


《Do or Die // 生门》

主演:韩沉×何开心

字数:8-9万(含1w+出本番外)

分级:正文PG // 番外NC21

性质:都市浪漫爱情情景轻喜剧×

试阅:【戳我】


作者/封设/美工/代理:我


有想尝试的概念所以大体如图。

封面内外双面彩印覆膜,封面勒口外翻,环衬金粉彩描纸异形。


没彩页,也可能有彩页,看我想不想烧钱吧【

没插图,也可能有插图,看我能不能忽悠到小可爱吧【【

没工艺,但(又)有手作部分,价格不敢保证【【【


有意向赞评转随意,最后印量取热度总数/3。

截止日期就……DOD生门完结那天?


*btw,圈内如有想要出本的旁友可以考虑考虑马某。

MoSaiC Studio,多快好省,为您出本【【

是这样!没错了!

Courageous:

这张图真的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我喜欢的每个爱豆 比起单纯沉迷于他的美貌 更喜欢看队友之间的互动 不是觉得他们之间真怎么样 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真的很有趣也很打动人 经常会被别人误解嗑真人CP就是想让他们出柜……然而我只是觉得他俩在一起很有默契 画风很搭 会表现出和其他人在一起时的隐藏属性
我喜欢看他们自然而然的默契 只属于彼此的梗和暗号 一点就透的心灵相通 苦难时候的相互依存 打磨彼此不断折中靠近 就像“一转头就能看到你在我身边”的这种安定感 两个人之间特有的 旁人无法取代介入的这种不经意的日常和细节所体现出来的默契 这是人间真情。